《JSA安全地帶》:記錄友情的奏嗚曲

電影的第一個鏡頭,貓頭鷹站在樹枝上,嘎然飛到遠處,映照身後明亮的圓月,然後便出現「 02:16 10月28日」的時間字樣,我們已經預料到將會有事情發生,接下來,在一個更亭裏傳出一下槍聲,鏡頭慢慢移動向被打出的彈孔,裏面透出一條光線,《JSA安全地帶》(Joint Security Area)的片名就從這神秘的開場出現,亦象徵着電影的故事概要:手槍、共同警備區、真相。

繼續閱讀「《JSA安全地帶》:記錄友情的奏嗚曲」

廣告

《三人行》:寓言道理與香港現實的共同存在

首先,我們必須坦然承認《三人行》是一部創作和製作上都有瑕疵的作品,它為求達到創作目的,將全片故事濃縮至單一場景(醫院),所設計的人物動機都欠缺可信性,例如鍾漢良飾演的匪徒為何一開始拒絕接受手術?最後Ken Sir又因為甚麼而觸動到自己良心,繼而知錯悔改?這些都是劇本不能忽略的過失,有人訴諸這是電影邊寫邊拍的關係,亦有人認為導演杜sir為了內地市場不得不用這結局,然而他使用「飛紙仔」的方式來拍攝電影已非新鮮事,一樣可以拍出如《PTU》、《柔道龍虎榜》、《黑社會》這樣的佳作;所以要理解背後原因和結局角色轉變的突兀,就必先了解本片的題旨:認錯才能為自己找出路。正如段初所言,是為了點明電影的主題效果。

繼續閱讀「《三人行》:寓言道理與香港現實的共同存在」

《初戀無限Jam》:送給守護我們成長背後的人 

約翰卡尼(John Carney)最為人熟悉的作品相信是《一奏傾情》(Once)或是近年的《一切從音樂再開始》(Begin Again),兩部電影同樣以音樂為主,講述寂寂無名的音樂人機緣巧合被發掘,並且互相扶持對方,慰藉心靈。《初戀無限Jam》亦有類似的故事,時間推回80年代的愛爾蘭移民潮,海報上的標語:「Boy meets girl. Girl unimpressed. Boy starts band.」可以概括全片,這是一個關於puppy love的故事,夾雜着成長的苦澀,因着主角們的青春傻勁,電影都較導演往作調子輕鬆,沒有如《一奏傾情》般留下遺憾,惟獨主題方向依然一致,敘述在迷惘的人生中曾經得到的啟發,那可能是一首歌或是一個人,未必會永遠陪伴左右,卻是生命裏最重要的人,長懷心中。

繼續閱讀「《初戀無限Jam》:送給守護我們成長背後的人 」

《蝙蝠俠對超人:正義曙光》:方向不明的失敗結果

image

在普遍的超級英雄世界裏,敵人從來都是十惡不赫、企圖毀滅地球的奸角(如《蝙蝠俠》的小丑、《復仇者聯盟》的洛基、《美國隊長》的九頭蛇組織等,比比皆是),甚少作品會敘述兩雄相遇、內訌、視對方為敵的故事(導演蕯克薛達的《保衛奇俠》異於典型的正邪交鋒,放諸現在英雄橫行的年代,更見獨到之處)。《蝙蝠俠對超人:正義曙光》重點則是在於兩大DC漫畫英雄對決,並非意指在電影行銷上,而是全片的劇本皆是為了滿足一眾漫畫迷、影迷對於蝙蝠俠與超人較量的心態,完全的粉絲導向令電影顧彼失此,既不能為正義聯盟的續篇打好根基(神奇女俠在片中說穿了只是個能武的花瓶),也不能鞏固電影的故事結構,表達對能力過大的質疑及恐懼,刻意營造影迷對英雄對決的期待,最終落入低智沒趣的劇情走向。

繼續閱讀「《蝙蝠俠對超人:正義曙光》:方向不明的失敗結果」

《功夫》:放開/讓我帶走那個女孩

image

若果抱着認真、嚴肅的態度,去看周星馳那些「無厘頭」劇情及喜劇方式,相信只會落得幼稚、言之無物、炒雜碎的評價,尤其是近期的《美人魚》種種問題就顯得更礙眼(當然聯合導演仍是主因),相比起《功夫》要說的則是周星馳的夢,向來崇拜李小龍、喜歡功夫的他,在本片一圓其願,結局更從天而降以如來神掌擊倒火雲邪神,也許片中的武術並非正統,他的心願卻在電影中一一實現,包括敘述愛情童話的故事。

繼續閱讀「《功夫》:放開/讓我帶走那個女孩」

The Hateful Eight 冰天血地8惡人

11285354_ori.jpg

昨天有幸觀看了《冰天血地8惡人》The Hateful Eight 優先場,作為 Quentin Tarantino (下稱QT)第八部作品,本片的劇本實在只屬業餘水平,整部電影都依靠大量對話敘述角色的背景,例如當有一個新角色加入時,都會由他自己或是主角要求他講述自己身份及背景,全片的結構基本上不斷重複這些橋段,藉此以他們來自不同種族、歷史背景形成電影的衝突,但這些所謂的人物描寫根本只是不斷地自圓其說,毫不實在,然後又借助這點,講出之前的對話只是亂作一通,再去製造角色間更多的衝突。

繼續閱讀「The Hateful Eight 冰天血地8惡人」

Sherlock: The Abominable Bride 新福爾摩斯

SHERLOCL_Dark_1sht2

BBC在2010年把福爾摩斯的經典偵探角色帶來現代,以電視劇形式,每集90分鐘將各種奇案改編,透過時代背景加入不少科技元素,如何利用mind palace在腦海中將所有線索推理,發現出百密一疏的真相,有別於Robert Downey Jr.飾演的版本,純粹以偵探類型包裝一部動作片,劇集在創作意念及映像上都有意破舊立新,例如在畫面上投射出福爾摩斯內心的想像、如何將看似毫無關聯的細節,組織事情的前因後果,都是此劇過人之處。

今回香港將聖誕特別篇帶到大銀幕,其實仍是屬於劇集的一部分,在劇情上依然延續第三季尾,只不過劇本的時代背景回到原著維多利亞時期,講述福爾摩斯如何拆解一宗鬼新娘殺人的案件。誠然,今集與前三季的種種奇案相比,案件的複雜性及驚喜稍遜一籌,畢竟作為觀眾,都深知事情的真相必定跟鬼魂無關,到最後涉案者終會是人為,佈局設計無可否認不夠精巧,真相的伏筆亦留得甚為明顯,不過今集的有趣之處反而不在懸案本身,而是如何透過這宗百多年前的不解奇案,解釋第三季尾結局的謎團,骨子裏可稱為迎接新一季的過渡。

繼續閱讀「Sherlock: The Abominable Bride 新福爾摩斯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