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墨滴文 Vol.13】《荷里活爛片王》:電影界不為人知的悲歌

26171515_1694155143939370_8460620153784997091_o (1).jpgIllustrations by Zin

Tommy Wiseau,拍過堪稱為爛片界《大國民》的電影 ─《瘟室》(The Room)。

或者你會好奇,爛片有甚麼特別好看,何解美國小生James Franco要自導自演這位相貌不揚的爛片導演傳記。或者是時候要認識The Room帶起的次文化威力,電影最初由無人入座甚至被要求退票,到後來受到一小群影迷瘋狂追捧,每月戲院也會進行午夜場放映,情況如同經典Cult片The Rocky Horror Picture Show,觀眾直情把它當成一場歡樂派對,在場內掟匙羹、拋擲欖球等互動應有盡有。

要理解The Room的爛,不能三言兩語說清,只能親自觀看感受。要理解電影製作的光怪陸離,《荷里活爛片王》描述的就是這樣的故事。

他顯然是個拍電影的外行人,胡亂放置機位拍攝、劇本亂寫一通、不懂調度演員演出、忘記對白、交錯情緒反應,是個糟糕的電影人。導演一職,本來是不需要認識電影製作的每個範疇,攝影師、場記、副導演、服裝師等工作人員責任就是協助導演解決問題,以個人專業提醒導演有甚麼要改善。

但Tommy就是個狂人,在片場可以不顧其他人的勸告,一切隨自己所欲。片中最「大鑊」的一場sex scene,Tommy因為女演員身上有粒痣,立刻呼喝化妝師要求遮瑕,又放聲責罵演員要表現更多激情,劇組人員和導演對此各不相讓,大家一下子攤牌宣示不滿,拍攝現場頓時成為戰場。

電影帶觀眾深入The Room拍攝情景,見證這名以拍爛片為業的暴君。看導演片場權力同樣嚴苛的寇比力克、希治閣這些一級大師執意拍出偉大傑作,Tommy Wiseau則固執己見拍出「最佳爛片」(the best worst movie)。相提並論反映的是,電影成果受制的不只是態度,還有才華。特別是創作。

世界上總有些名不經傳的電影從業員,正在努力製作影片。有些人也許知道自己的資質不怎麼樣,也許感到攝製作品「爛爛地」,也許預視到在這行業無可能冒出頭來,但他們還是默默努力,為了自己鍾愛的事情。

“The worst day on a movie set is better than the best day anywhere else."

有時真覺得拍電影的人很傻。
___________________

今次墨滴文特別將《荷里活爛片王》(The Disaster Artist)兩款原創插畫,自家製作成postcards,給影迷們收藏之用,稍後會公佈擺賣地點,希望各位讀者們能支持墨滴文的首個電影周邊創作!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