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墨滴文 Vol.4】《香港製造》(Made In Hong Kong)

MadeInHK.jpg

《香港製造》(Made In Hong Kong,1997)

導演:陳果
編劇:陳果

Illustration by Zin

假如《香港製造》成本不只50萬且菲林充裕,電影未必有今日所看般震撼、大膽、狂野,「粗糙」是電影關鍵詞,回歸前香港獨有氣息,以及兩代香港人(青年與大人)的精神面貌,通通保留在電影的映像和故事裡。是故,廿年後烏甸尼斯影展出資修復4K再度於香港公映,對岸煙花璀璨,影院觀眾則看得黯然。

中秋作為電影的敘事者,從頭到尾以旁白貫穿全片,對白時而抵死妙絕,時而悲涼凄酸,配合中秋人物性格,古古惑惑,一直想幹番大事,卻受自己和現實環境所限,無能為力,他同時代表年青一代發聲,其中一句「我最憎啲大人一邊黎教你,一邊又黎害你」最能為《香港製造》寫下注腳。電影裏面的大人,不是虛偽,就是卸膊。榮少、肥陳,兩個在片中可以視為歹角,但觀眾所看到的犯罪和暴力場面,多數是穿著校服的中學生、踩踏滑板的少年所為,強逼阿龍在公廁地板自慰、替肥陳復仇用螺絲批襲擊中秋、阿龍死亡的場面,榮少由初時說「青春無敵」,後來對着一群滑板少年說「無用架你地」,青少年在大人眼中只是工具,隨便哄騙利用,不合心意就任意拋棄,誰不知已經把他們陷害得失去本性。末段中秋走到榮少工場報復,原來欺凌阿龍的三個中學生已被招攬,中秋無意理會,因為他終於明白成年人才是最可惡的罪魁禍首,他要清除禍根。

成本有限,才造就《香港製造》裏的青春叛逆氣色。電影裏的經典場面,例如中秋把電視機從十多層高擲向天井、由山頂纜車軌直奔下山、在墳場墓碑上跑跳,難以想像今天會有哪個香港導演有膽如此拍電影,也需演員和製作團隊的完全信任,靠的就是一份獨立電影精神,採用非專業演員演出無疑相較幼嫩,在大銀幕下更見不少明顯瑕疵,礙於菲林材料限制,無法容許太多NG,但電影的選角精準彌補了演技上的失漏,李燦琛的外型、姿體動作、說話語氣令人信服是當時的「古惑仔」,不過初段他與阿屏母親在醫院對話時,忘了要把劇本讀成口語,錯把對白說成「為甚麼要趕我走先」,是礙眼的失誤瑕疵,但無損電影整體的寫實,畢竟那種粗糙才是《香港製造》的特色,別具草根市井「爛撻撻」的味道。

導演陳果在內地出世,童年移居香港,熟悉中國政治現實的他,在電影中借兩代衝突隱喻香港是無根草,屬被遺棄的一群,不知前途方向未明,不自由,毋寧死。看我們多可悲,但陳果還是對年青人有希望的,《香港製造》潛台詞大概是說「細路要爭氣,大俾啲大人睇,今日細路大哂」,共勉之。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MovieCafe500 與 Zin 一起創作〈墨滴文〉的藝文計劃,每逢星期五將由本地插畫家Zin為電影繪畫,並隨電影文章。

畫墨結合文字,兩者融為一體,是故取其名為〈墨滴文〉。

inkdroptext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