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墨滴文 Vol.3】《活死人之夜》(Night of the Living Dead)

《活死人之夜》(Night of the Living Dead,1968)
導演:佐治羅米路(George A. Romero)
編劇:佐治羅米路、John A. Russo

Illustration by Zin

以喪屍片之父見稱的導演佐治羅米路,於本月16日肺癌病逝。一直久聞George A. Romero大名,對後世恐怖電影影響深遠的美國導演,及他的「開山作」《活死人之夜》,雖然有「父親」的稱號,但這並不是第一部喪屍片,然而每當影迷們提起著名喪屍片,這部必定掛在口唇邊。而他亦成為日後荷里活名導薩克薛達(Zack Snyder)、占士根(James Gunn)、艾加韋特(Edgar Wright)、《訪嚇》導演佐敦比爾(Jordan Peele)的參考對象,桃李滿門。

《活死人之夜》與現代喪屍片《28日後》(28 Days Later)、《生化危機》(Resident Evil)不同,從今天看來,電影並不是單純追求層層遞進的官能刺激,導演有意在類型框架下提煉出對當時60年代社會和政治氣氛的視野,佐治羅米路也說本片是當代社會變化的記錄(The film is a document of contemporary social change.)。

當時60年代的荷里活,黑人擔任電影主角甚為罕見,佐治羅米路讓非裔美國人Duane Jones擔正男主角,在片中飾演一名英雄Ben,英勇善戰性格忠直。放諸現在,這個選角決定看來是一個政治明確的表現,宣揚種族共融、黑人平權的議題,但是結局的悲劇卻暗示美國少數種裔不堪回首的歷史,提倡民主精神的美國人不願直視的一場惡行,正是種族大清洗。

電影真正的戲肉在於第三幕如何解決這場喪屍大災難,當整群帶着武裝的防衛隊連同直升機出現時,原來包圍主角一行人的喪屍變得一點也不可怕,在那些民兵槍殺喪屍的遠景鏡頭,顯得極為脆弱毫無威脅,跟前大部分描繪的處境完全相反,人類是處於一面倒的強勢,將一個族群徹底殲滅。本來喪屍與人類是二元對立,「不是你死就是我亡」,但是經過前大部分屋內的人性衝突,見證各人的自私、懦弱、恐懼,我們有時候比他們還要可怕。所以結局突然以一連串紀實式的照片交代Ben的下場,電影形式的轉變把觀眾一下子從戲劇抽離,重新建構對本片的聯想,所謂的防衛隊伍,就像昔日的白人優越主義者,捕殺黑人甚至焚燒他們的屍體,執行私刑一樣,整個意識相當大膽,迫使美國人正視種族歧視的歷史,有警世作用。

佐治羅米路藉《活死人之夜》衝擊主流電影價值,英雄沒好報、喪屍可以看成弱者、故事發展至無可逆轉的崩潰。最後促成一部別具社會性的經典喪屍片。

逸事一則,與電影同年,美國民權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在酒店二樓露台被子彈擊中,及後宣佈遇刺死亡,恰巧與Ben的結局一模一樣,兩者的巧合為本片添上一抹種族色彩。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MovieCafe500 與 Zin 一起創作〈墨滴文〉的藝文計劃,每逢星期五將由本地插畫家Zin為電影繪畫,並隨電影文章。

畫墨結合文字,兩者融為一體,是故取其名為〈墨滴文〉。

inkdroptext.jpg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