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墨滴文 Vol.2】《臘腸狗四圍走》(Wiener-Dog)

《臘腸狗四圍走》(Wiener-Dog,2015)

導演:陶德蘇朗兹(Todd Solondz)
編劇:陶德蘇朗兹

Illustration by Zin

「在我的電影裏,喜劇通常是混合悲傷的,它們兩者是無法擺脫地互相纏繞着。」(The comedy in my movies is always wed to the pathos. They’re inextricably entwined.)導演Todd Solondz在訪談中如此形容他的作品。

在美國獨立電影界頗有名聲,響富影評人愛戴的Todd Solondz,素來擅長拍攝黑色喜劇,題材離經叛道,角色通常是普遍社會視作的異類,內容涉足現代社會禁忌,《你快樂嗎?》(Happiness)就曾經因片中大量描繪戀童癖而被辛丹斯電影節拒絕參展放映,我行我素的作風,實在是獨立電影精神的模範,難怪經常成為各大電影節常客。而今次《臘腸狗四圍走》一樣貫徹始終,借臘腸狗看盡人生百態(其實佔戲極少),透視悲觀生命。

電影以四段短篇故事結構而成,各自為政,偶爾角色共有相同的價值觀,惟整體的主題及思考則不盡相似,拼湊起來是一幅批判當代社會人情世故的奇觀畫像。

「死亡是好事?」(Death is a good thing?)剛開始的故事發生在一個中產階級家庭,家境富裕,兒子是個「癌症戰士」,家庭管教嚴厲納悶,只有在臘腸狗身邊享受到自由的快樂,然而這種霎時的自由不幸帶來了死亡,最後以母子討論死亡、生命的意義作結。相對電影之後的故事,開場的這段劇情批判力度可謂最輕,母親一邊說他們相信真理、同情心和愛,但動物在人類的寄養生活下,所謂「真善美」信念一切從缺,更成了無辜亡魂。人類之惡,中產偽善,無所遁形。

第二個故事延續上一個結局,面臨死亡的臘腸狗被解救,與此同時,這亦是導演早期作品《純真傳說》(Welcome to the Dollhouse)21年後的延伸故事,角色沿用自小遭受欺凌的Dawn Wiener和壞孩子Brandon,要講述一個家庭遺傳和宿命的故事。作為兄長的Brandon有吸毒陋習,一心要到弟弟宣佈父親死訊,當他向弟弟說父親因酗酒過量而死去,弟並不信,因為父曾答應他要戒酒,然而這只是騙人的隨話。及後弟問兄,「你有沒有停止吸毒?」(Did you stop doing drugs?)他不斷回答有,但前一段戲份才拍攝他在廁所吸毒的場面,大概這是善意的謊言吧。可以預計Brandon的命運將步父親後塵,現在甜蜜美好,將來還有未知的命途。

搞鬼的中場休息過後,是個關於電影和自我質疑/壓抑的中年故事。片中主角是影迷們一直所言的學院派,在電影學院擔任教授多年,同時撰寫劇本周圍找尋投資者,一直鬱鬱不得志,創作受市場票房束縛,無法講屬於自己的故事。年輕一輩的電影學生不信理論知識,只求實踐/實驗,但求一步登天,昔日的電影理論被輕佻驕傲的小聰明取代。當自己所有的信念、欲望都無法實現時,便是走向絕路的終結。記住這句話,What if, then what?

最後一段是由老戲骨Ellen Burstyn擔任主角,曾經在《迷上癮》(Requiem for a Dream)飾演沉迷電視遊戲節目的她,這次角色給她一個檢視生命的機會,是一次年老的自我告白,回望過去可以選擇的人生,通通可惜錯過了,時間不斷流動,沉迷過去,最後失去的還是更多。可憐那無辜的臘腸狗。

《臘腸狗四圍走》四段故事各具批判視野,甚至有評論指Todd Solondz擁有憤世俗恨的目光,尖酸刻畫社會面面觀,筆者不盡同意,而他在悲劇中獨有的幽默感,是令他在影壇佔一席位的重要原因。

黑色喜劇,本該如此。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MovieCafe500 與 Zin 一起創作〈墨滴文〉的藝文計劃,每逢星期五將由本地插畫家Zin為電影繪畫,並隨電影文章。

畫墨結合文字,兩者融為一體,是故取其名為〈墨滴文〉。

inkdroptext.jpg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