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管制塔》:橋本愛的個人表演

看着《管制塔》,不其然會想起約翰·卡尼(John Carney)的《初戀無限Jam》及岩井俊二的《煙花》,電影有着前者用音樂慰藉憂鬱心靈的故事主題,同時與後者分享相似的青春少年憾事(同樣是大約一小時的片長),在今天看來,故事的確是陳腔濫調。不過,片中還有一個靈魂人物讓作品未至於庸俗淡雅,那正是清新脫俗、演出踏實的橋本愛。

繼續閱讀「《管制塔》:橋本愛的個人表演」

《訪.嚇》:創作視野的重要性

這部由美國著名喜劇演員Jordan Peele首次自編自導,以種族主義為題材的恐怖/喜劇片,在美國大收旺場、口碑載譽的《訪.嚇》,從電影類型角度,主要情節及場面氣氛實在說不上出眾,但最重要的是,背後帶出有關種族的議題,並非典型的種族主義論,內容題旨確實發掘出深度和視野。相信影片在美國泛起的熱烈討論,亦正是導演的創作動機,正視種族在現代社會擁有的複雜性,要觀眾開始談及種族,這個大眾一直視為禁忌的題目。

繼續閱讀「《訪.嚇》:創作視野的重要性」

《迷幻列車2》:掠水也抽水

《迷幻列車》(Trainspotting)在廿一年後以續集身份回歸,消息傳出後即引來全球影迷們的熱切期待,在香港更有院商看準商機,舉辦數場重映,吸引當年影迷進入戲院重溫,也讓年輕觀眾一睹昔日經典,場場滿座,票房得益之餘,亦為即將上映的續作盡收宣傳之效。

日前有幸參與《迷幻列車》的放映馬拉松,不經不覺已經看了三次《迷幻列車》,在完全熟悉原作角色和劇情後,接連觀看最新的一部續集,簡直覺得是沾污經典之名,就算大致班底依舊(攝影和剪接已經易手),都回不去舊時的風采。只覺丹尼波爾(Danny Boyle)在消費自己的招牌作品,導演近作票房記錄,《催眠潛凶》(Trance)跟《時代教主:喬布斯》(Steve Jobs)都不賣座,現在來個reunion,目的隱而不顯,這架火車滿載商機。

繼續閱讀「《迷幻列車2》:掠水也抽水」

【鮮浪潮節目十五】《終》、《離家不遠》

20170116_222522_jmWV6YrxkQ_p_600_50020170116_203121_nnthMckXrr_p_600_500

鮮浪潮向來是培養電影人才的創作平台,支援年青電影人拍攝專業影片,透過比賽讓他們有機會踏足電影創作,去年《樹大招風》的三位導演則是因為這個短片節,被杜sir看中邀請拍攝長片。而筆者特別想寫今屆兩部本地創作,關於信仰和生死的《終》,及「後雨傘運動影片」的《離家不遠》。

兩部短片均屬節目十五,最後一場在3月30日晚上9時50分電影中心放映。

繼續閱讀「【鮮浪潮節目十五】《終》、《離家不遠》」

《52赫茲,我愛你》:魏德聖真是個暖男喔

導演魏德聖形容《52赫茲,我愛你》是下午茶精品小吃,不像《海角七號》和《賽德克巴萊》般野心勃勃,提倡民族共融,這次劇情返回童話式的簡單。劇本先為幾個主角建立關於愛情的煩惱問題:有「戀人未滿、友達至上」、有渴望愛情卻苦無目標的、有愛情與麵包的現實困惑,同時穿插同性婚姻的阻礙,更找來台北市長客串一角,總之現代男女感情應有盡有,觀眾自能找到位置代入其中。其後,創作大量童話式美滿的歡樂橋段,通通跳脫現實,就是為了令電影角色最後都有完美結局。影片目的顯而易見,這份精品不求餘韻,但求觀影時的溫暖,看得稱心滿意,完場時還被片中「海角七號」樂隊感染,看着田中千繪在席下擺舞,想起《海角七號》中的愛情,又是另一種再續前緣的暖意呢。

繼續閱讀「《52赫茲,我愛你》:魏德聖真是個暖男喔」

《阿飛正傳》:一代青春經典

一部電影之所以被譽為經典,必需經過時間的洗禮,在時代匆匆的轉移,唯有歷久不衰的作品才能甚稱經典之名。在近期的《星聲夢裡人》(La La Land)中男女主角就相約到戲院觀看經典電影,駛往戲中的天文台開展浪漫愛情,該片正是1955年Nicholas Ray執導的《阿飛正傳》(Rebel Without a Cause),講述五十年代美國社會中的青少年對家庭的不滿及反叛,電影已跟現在相隔半個世紀,然而並沒有因此過時,裏面描摹年輕一代的迷惘及頹廢,爭取認同並渴望被暸解的心理狀態,跟現代少年不相伯仲,在今天或許會被形容為「廢青」。

繼續閱讀「《阿飛正傳》:一代青春經典」

《思·裂》:決不落俗的沙也馬蘭

p2399688079.jpg

沙也馬蘭(M. Night Shyamalan)一直是個備受質疑的導演,特別是他的電影往往有着驚人的twist,故事的原創性通常會使人感到奇怪甚至錯愕(《破天慌》(The Happening)的末世原因、驚兆(Signs)裏外星人的秘密都是教人措手不及的橋段),那些都不是受大眾廣泛接受的創意,我甚至認為他根本不是個主流電影導演(即使拍過《神風終極戰士》(The Last Airbender)、《末日1000年》(After Earth)這類有特技又有大明星的作品),沒有娛樂賣點的故事比比皆是,例如《禍水》(Lady in the Water)就純粹以尋找能保護水精靈的角色為主要劇情。不少評論人或觀眾看到沙也馬蘭的名字,因此而避之則吉,更甚是把他看成爛片導演。筆者在以前同樣對沙也馬蘭有如此偏見,但經過翻看了《鬼眼》(The Sixth Sense)及《驚兆》後,我認為他是被嚴重低估的導演,尤其前者的電影語言豐富兼且每個鏡頭盡皆精雕細琢,攝影機的擺位和移動通通匠心獨運,既能製造懸疑同時故及角色的身份,將最後的twist拍得合情合理,這很大部分源自導技上的精緻;至於後者以外星人故事包裝一個講「命定」的主題,敘事跟場面調度同樣精彩,特別從不顯示外星人的正面,刻意利用電視機、水杯、牆上獎狀證書的反光背影,將外星人拍得神秘詭異,是同類電影先有的視野及創意。

繼續閱讀「《思·裂》:決不落俗的沙也馬蘭」

《JSA安全地帶》:記錄友情的奏嗚曲

電影的第一個鏡頭,貓頭鷹站在樹枝上,嘎然飛到遠處,映照身後明亮的圓月,然後便出現「 02:16 10月28日」的時間字樣,我們已經預料到將會有事情發生,接下來,在一個更亭裏傳出一下槍聲,鏡頭慢慢移動向被打出的彈孔,裏面透出一條光線,《JSA安全地帶》(Joint Security Area)的片名就從這神秘的開場出現,亦象徵着電影的故事概要:手槍、共同警備區、真相。

繼續閱讀「《JSA安全地帶》:記錄友情的奏嗚曲」